TOP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他喵的怎么這年頭盡是些木良心受啊?!TOP > 逐漸討厭聽DRAMA > 他喵的怎么這年頭盡是些木良心受啊?!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3.02

他喵的怎么這年頭盡是些木良心受啊?!

或者說2月20生的都是天生木良心的胚子?!
惱怒ing



窮鼠はチーズの夢を見る ドラマアルバムCD

作者 水城せとな

キャスト
大伴恭一:中村悠一、今ヶ瀬 渉:遊佐浩二
夏生:五十嵐 麗、大伴知佳子:生天目仁美
西村美咲:岡田幸子、友人:福井信介、高杉:丹沢晃之
我說我惱,不就是因為YUSA又去配了個炮灰一樣沒啥自尊的攻了么?!


咳咳,暫且理智。

總體來說這碟要表達的愛情觀就是,愛一個人要不顧一切死纏爛打才能算是愛,迷迷糊糊優柔寡斷來者不拒的只不過是在享受被愛處於尋找愛的過程中而已。
所以說,被那么多女人輕易甩了也不傷心的某受最終會又哭又鬧又打人又追TAXI的中村同學跟YUSA才是最配一對最相愛一對——Oh Yeah!同志們趕緊撒花!你們要的BL終於達成了!

以上言論純屬違心,繼續撓墻ing


這碟里的YUSA不是餓狼不是狐貍而根本是頭馴良派的鹿啊!你好像定位定錯了吧?!難為這頭鹿還要去追森林里最人氣羊兒,能不吃力么能不吃力么能不吃力么……(如此循環碎碎念)

其實我實在不明白你愛那個優柔寡斷的前輩做啥?僅僅因為他看起來像老好人?僅僅因為剛見面他就木啥神經地夸了你一句“帥”你就跟個被小女生捧了記的大男孩子一樣從此沾沾自喜念念不忘了?!當年你就目睹了噶多的姑娘隨隨便便上去推一記,那木啥節操的某受同學就來者不拒的,你何苦要乾等個十年再坑蒙拐騙無所不用其極開始下手,花了咱一個多小時才最後巴望到你終於做了終於做到最後了還是哭著鬧著裝忠犬給同情的?!

掀桌!這還是某游同學么?!這2008一上來乃就好死不死連給我兩記SHOCK這到底是幹啥撒!


其餘詳細劇情也不用我再複述了,要吐糟中村同學的那角色也不只三言兩語。

恭一的性格不能說是我最討厭的類型,而是我認為最不可以做人丈夫的類型,難為生天目小姐(?)居然能受得了他那么久。在LP面前一副窩囊沒用、勤勤懇懇的綿羊姿態,夫妻間并不志趣相投,甚至連SEX默契都沒有,夫人說不喜歡做愛他就一副無所謂態度(反正外面有女人動不動會倒貼吧?!)也就這么每天得過且過,覺得只要滿足了夫人的金錢要求、能陪伊逛逛街就算盡到丈夫的義務,最後坐享LP一輩子的愛糊里糊涂就這么過一生的人生態度不是抽他一記兩記就能了事。

...所以他活該是個受么難道?!

說得有些損人,這么說話也就像是恭一用一種理所當然口氣說今ヶ瀬是GAY一樣的理直氣壯又討人嫌。
但是我還是要說,這樣一個基本沒有什麽責任心、畏首畏尾的男人除了乖乖躺另一個男人床上去做受以外,也基本沒有什麽別的好出路了。至於說他們家攻有木有本事一直套牢這隻花心的羊兒,咱也實在不好說。畢竟,這男人可人到了總受地步男女都對伊一片癡心的,YUSA啊你日後的日子有得好受的!


反倒是這碟里的三個姑娘倒都是我喜歡的類型。
像是恭一家夫人討厭LG婚前溫柔婚後無存在感(事實上是不像個男人不像個LG吧?)毫不猶豫就甩,還有那裝純情LOLI拐恭一上床,到了床上一副御姐姿態、羊羔湯連喝了好幾碗的西村夫人——一律統統GJ!
那個夏生姑娘就更帥了,跟YUSA棋逢對手互不相讓最後還讓小攻低頭求伊趕緊離開了表再拐騙自家那基本木啥立場的受了……噴到不行。有BL碟子里的充當第三者的女人這么有存在感的?
不過我說啊,JJ你真要把這小受受帶回去了也不想想他除了能給你做點家務還能幹啥啊?!所以那啥...還是扔給YUSA的好


說聲優表現么...中村炸起來不好聽。跟松風那個一樣炸起來傻兮兮的又稍許破音有點吵。基本沒啥歡樂感啊,跟《LOVE NEKO》里不能比啊這張。純粹是因為這個受也太讓人無語了?而且,私以為中村也不算最為適合,咱想要平川啊!那種對待女性優雅溫柔實則沒啥主見跟個小媳婦一樣一戳就跳一被刺激就摔杯子...55555這不就該是平川么?!而且說句不怕死的,這在姑娘里左右逢源这个也好那个也靚的,不就是某“XX誠”同學么?(毆>_<)

YUSA那個死纏爛打攻我也就不說啥了|||這人缺乏民攻氣質其實,聲音也是屬於華麗類型的。更淳樸點有點伏低效果的,不如選羽多野或者三宅之類的更合適吧?(那樣的話咱也不用特意聽一記了-3-)


就醬紫,故事本身還算屬於不太白不難聽,就是這“木良心”一屬性算是我大雷。攤手。

COMMENT

奶酪老鼠你都炸- -
中村随便你戳,YUSA随便你宠,别有事没事连着2月20日生的孩子一起戳进去,殴打

你最近没原则的过了头了

其实木良心孩子很美好= =|||尤其放BL里我就指望着谁家孩子给本命也来记NICE BOAT呢

2008.03.03 | URL | 碧瞳 #- [ 編集 ]

……到处都看到在骂 这碟OTL
本来偶对这碟没兴趣的,这么一骂反倒有兴趣了OTL
所谓的丑闻炒作就是这么一回事么,远目……
中村这个角色感觉不是他的TYPE……的确平川好像更适合,不过偶不想他再配个渣诚类似物,抱走平川~~

2008.03.03 | URL | mimosa #- [ 編集 ]

顶一下,同样对此类生物没有爱,完全不理解这故事为何受欢迎,只是因为够虐么。。。 还有YUSA最近攻的时候咋喘得如此受,残念TT

2008.03.03 | URL | keroguu #- [ 編集 ]

这碟我超喜欢的
虽然虐游但是我也喜欢
谁说这世界上都是些性格好样貌好的男主角
性格懦弱如三桥不都成主角了?这世界上还有一个男主角叫泽田纲吉的,没出息到所有看家教的人都想踹他几脚……
但他们都被很热衷的YY着,充满爱的受着……
回到这部DRAMA上,我听哭了,这是第一部把我听哭的DRAMA
这世界上不都是每段感情都有好结果的,不是每个人都会爱上值得爱的人的,但是还是爱了,而且爱得那么深,我的眼泪无论是因为感动,心疼还是怨恨,都说明了这张DRAMA的价值,它有感情,又能让人动感情,就已经远远超越了其他的DRAMA
爱情这东西,经历过就知道,说什么他值不值得爱,说什么自己爱得太下贱都是置身之外的话
真的爱上一个人,哪怕他是世界上最差劲的下流胚子,哪怕自己知道他是个下流胚子,但是莫名其妙还是那么爱着他
没办法控制自己,哪怕抽十个大嘴巴也不能打醒自己(我真抽过- -),爱情就是这么回事
所以它才最痴缠动人吧
PS:悠悠也不是随便戳的,为了悠悠我可以拼命,真的!!!(小棍回戳中)

2008.03.04 | URL | 萌茶 #FOfgrPao [ 編集 ]

>>>蘑:
咱哪里木原则了?咱又没把大伴跟中村等同起来一起掐了。写的时候注意了下用词的。

>>>mimosa:
咱没骂,骂是针对制作不够精良而发的牢骚,这张只是我属于我不喜欢的故事桥段跟人物性格而已啦。
我夸平川擅长表现优柔寡断的那种柔美跟自以为善意的残酷,是夸他啦。我从来不把平川本人等同XX诚的,他本人形象更接近小媳妇嘛。

>>>keroguu:
不是虐不虐的问题,而是这个爱给我不值的问题。长达十年的爱是理性的了,通常这时候更爱他永远忘怀不了他肯定是因为他有怎样闪光的美好品质的,跟一见钟情类完全不是同一类。
但是在大伴身上,我没看出他有什么过人的地方可以让人念念不忘那么久。
YUSA这回是弱攻怨妇攻,要喘就让他喘吧=3=

>>>萌茶:
咱没看过家教,但是三桥我绝不承认他是弱的啦。不止不弱,他的坚韧跟持久都是强意志。
爱情的盲目性跟义无反顾...算是酱紫吧。那按这对的性格来说,说不定这老鼠追着奶酪跑的游戏会玩到他们七老八十吧。大伴那性格是受不了JJ们的诱惑的。喷
MOMO~~怎么伤感到哭了啊?紧擦擦眼泪。
自从咱跳出来吐糟过一次中村同学恶意卖萌之后,好像好多人都觉得咱对伊有恶感了Orz没有戳他啦没戳啦T T
那个2.20.的吐糟是为了TX某人吼的,笑~
内戳咱,咱挠痒痒挠还你XDD

2008.03.04 | URL | 侑子 #HpS4h5Sk [ 編集 ]

TO茶
摸摸,表伤心了~~
不过我同样不同意三桥没用,理由同侑子。阿纲的话,看过VARIA篇应该会理解他适合当LEADER的地方吧。。。兔子内里可是强大的老虎XD

TO侑子
我也是觉得攻君爱得很突兀很莫名,如果原作在感情产生的过程上多着墨一些或许会自然点,不过作者的设定既然是一见钟情咱也不好说啥了。。只能说咱太理智对此理解不能v-40

2008.03.05 | URL | keroguu #- [ 編集 ]

這張俺聽了!!!(喂!)
……俺也覺得無節操受君應該讓小媳婦來配……俺喜歡他……(喂!!!)
YUSA那攻君也是莫名其妙的感覺……先期是腹攻後期是弱氣攻……其實乃是個脆弱受吧……囧
……這攻受本來就莫名其妙的……YUSA是怎么看上N村的……囧!!!
俺要聽平川小媳婦受……(語無倫次ing……)

於是這是俺最最近期聽的DRAMA了……俺現在連Radio都沒時間聽……天天DS……><

2008.03.12 | URL | 小7 #xCC9PF2I [ 編集 ]

原来小7也这么觉得啊。我以为你喜欢中村会帮着他呢。不过他不合就是不合,我又没说他什么别的坏话了-3-
平川来才美,顺便再拖个我喜欢的小攻来。额...三宅就算了,我《是-ZE-》听够了= =

2008.03.12 | URL | 侑子 #HpS4h5Sk [ 編集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  | HOME |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