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魍魉数日,忆《源》里那些家里蹲着的女子TOP > NOVEL > 魍魉数日,忆《源》里那些家里蹲着的女子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9.01.17

魍魉数日,忆《源》里那些家里蹲着的女子

呵欠。题目没啥特别意思,仅仅代表了我其实是看了几天神棍书却无感,却因昨日扫了一记genji动画而发起了很久以来一直很想发的牢骚。

估计那画风诡异的TVA大家也都看了,我没什么特别感想,只觉得一开始就人渣了orz待到OP放完3313就BL了,樱花飘完没13什么事小林JJ出来恋母了...然后没什么感想一直到最后飘出来一曲跟夏目ED同属一个门派却根本不是一个LEVEL的不知道什么滋味的ED。
完了预告,下一集,六条怨灵要出来了囧。
额。。。至于那个什么驴脸啊那个什么假睫毛啊大家就表去XX了= =

11集的动画,扳指数了下,正配上光源氏跟他有情的10位女子(纳闷一记,其实源典侍也算?XD)

桐壶?
真的有必要先说这位平淡乏味的母亲大人么?
与那哪国哪国的童话开头一样,皇帝跟美丽的皇后很恩爱,生下了可爱的王子(一般来说是公主?)
不幸的是,薄命的皇后去世了,哀伤过度的皇帝天天到坟头上哭泣。日复一日,直到冬雪埋住了墓碑。
春天来了,皇帝娶回了新的皇后。
听着很令人耻笑的故事,用到这位身上还要再加深一层涵义,她不是个皇后只是个更衣。

而正是这个只给光源氏留下婴儿模糊印象的美貌母亲,掀开了往后一个又一个桐壶复制品伪造品假冒品们的壮丽人生(殴)

1.藤壶。
代替桐壶来行妻职母责的少女。
皇帝要什么女人,连哄骗都不用,只要一句话吧?
也许初见时有万千回忆万千感慨,化作行动就成了万千荒谬——桐壶帝直至死才知道后悔,原是他,误了她。
若是换作我等,典型的老夫少妻,半是强迫半是恩威,没了父亲的元公主有怒不敢言,自然要推了你粉妆玉琢的儿子没商量。何必要介怀,何苦要出家?

2.六条妃子。
已故皇太子的六条御息所。吾大概记得皇太子是桐壶帝的哥哥?那六条应该是蛮大年纪了。
恩,老牛吃嫩草,还是越吃越香的最坏情况。
亲爱的说“六条后来少许泼妇,手段不美”,吾倒是觉得作祟本就是个体力活还就得她这种撕心裂肺歇斯底里的类型来表演一记才好看。给说是“失败了不甘心的败家犬”,吾给伊拇指一记“失败了也要反咬一口”。

3.葵姬。
大小姐,傲娇,不知道是不是平胸?!放在现今GAL游戏里估计满抢手,不过那个受众是面向宅男,而葵上要对付的是比自己小4岁的光源氏。
第一眼,他刚元服,还像个孩子,她自然不屑;想到自己原本是皇后的命,现在却要屈于臣妻,多少有些不甘。
冷淡地一回来二回去的,夫妻生分是自然。
挽回他们最后一点点情分的是夕雾小公子,惹来了他稍许的热情,唤回了她的一点点母性与温柔,却就此断送了她的年华。

4.夕颜。
起初,她给我的感觉很奇怪,很多余,我也没怎么注意这么个稍许轻浮却又薄命的墙头杂草,顺着情节这么淡淡地扫过去,继续关心其他更加高贵更加雍容的富贵花。
去翻看一些源氏女子评的时候才愕然发现,几乎人人都不忘评夕颜,甚至几乎人人都爱夕颜!?
到我再去了解她的故事时,我变得理解不了这个女子。先前已经有过一个头中将,甚至还已生了个女儿。到光源氏来她墙头赏夕颜的时候,她也很识雅趣,遣侍女带着扇头题诗去相邀。按理贫家女子有这样的胆识跟鉴人眼光,应该很是风流才对,紫式部却写头中将跟源氏一致认为她天真烂漫、楚楚可怜。
知道我当时读着的感觉是什么?
我想起念《书剑》时候香香公主登场,一个奔20的姑娘再怎么娇生惯养也不至于脑残到在男人面前坦诚相见还像个小姑娘一样口气说话还“只吃花”——按照今日的RP,怎么也要将她归到魍魉一类去。
对的,夕颜那一瞬的感觉像是魍魉,很不正常,带着故意矫情的冰清玉洁却掩盖不了某种妖气。
薄命花,夕颜花,真的不是妖花么?
至今留着 宇治桥姬当时评夕颜的说法:

看源氏物语的评论,很多人夕颜评价很高(大多都是男人),而书中头中将与光源君对夕颜更都是念念不忘,其实夕颜只是普通的美丽而已,她最大好处就是天真可怜,而这点在女人眼里并不算什么,但在男人的眼里却是最重要的(这里的天真不同与一般意义的天真,这种天真应解释为‘单纯到不知廉耻,纯净的妩媚欲滴,清纯却充满肉欲诱惑,但在一切结束后,眼前依旧是个干净如水,小鸟伊人的小女孩),这是男人眼中(东方古典男人)最极品的女人。

现在看着,更觉得颇为有理——这是个玛丽苏,不是女人凭愿望堆砌出来的,而是男人凭欲望YY出来的。

5.紫姬。
紫夫人是个没有退路的女人。
站到光源氏跟前的时候估计只是看这哥哥人挺帅衣服料子很不错,撒两声娇说不定能拿两个零花钱捞两块糖果。
可恨的是登徒子衣冠禽兽,糖啊蜜啊是有但都是嘴上的,没两天人就给拐去自己府中。
一入侯门深似海,强调的就是入之前的无知跟入之后的悔恨。
哥哥是有正夫人的,然后正夫人死了,然后这个妹妹就莫名其妙成了顶替的名义正夫人。
真是莫名其妙。
号称最完美的紫姬就这么被鸭子上架,因果颠倒:不是为了成为他夫人而争宠,而是既已成为他夫人就得要个“宠”。
这个争宠看起来就像“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一样叫人无法理解。
这么一争就是一辈子。这一辈子,紫姬都面朝北流着泪:“丈夫再爱我也不会让我住到北院。”
唉。萝莉你个死心眼。

6.末摘花。
常陆亲王的女儿,本来也该许好人家的。怪只能怪那个死缠烂打的,听信了谣言闯入了,又惊愕了,居然还有脸讥笑。
亲爱的说“未摘花是标准家里蹲!”,估计她听了也会唱“是谁搅乱我古井无波的生活?”
宅在家的多半是容貌有缺的或是性格古怪的,一看正适合-3-

7.花散里。
我甚至不记得她是几时侯跟光源氏勾搭上的,只记得大家都对这位东院夫人的平和跟不争有称颂。她最大的贡献是养大了夕雾公子吧?(笑)光源氏果然英明,儿子要交给丑妇教养,自然不会出丑事;女儿就能送给紫夫人,顺带还能看母女档百合?

8.胧月夜。
最是奔放,天生的情人。这次我真要慕一记,光华公子你好福气!
姐姐是太后,父亲是权臣,连幽会都可以在家里明目张胆展开,闹出了大乱子一脚把男人踹飞自己照样跑皇宫里去,何等光鲜?
胧JJ是个货真价实的攻,就算第一次是给半哄半骗当了回强受,过后也是将光华好好推了吃干抹净。
私心觉得胧月夜之所以这么耀眼,是那个突如其来的开始燃烧掉了她一辈子的热情。“须磨”后的胧就像是燃烧殆尽,无缘在六条院里绽放光彩。
(自然胧JJ也不稀罕这个,她可是举世无双的胧月夜啊调戏过当年的光华公子就算是人生履历光辉一笔,怎么可能再去跟一干俗女子争一个半老头子?)

9.明石姬。
而真正的长明灯,是这位出身颇为低下的明石夫人。
夫人若是生在现代,一定是白领女强人。坚韧不拔,自尊自爱,即便身份卑微,也绝不叫人看低了去。她很清楚紫姬的特殊地位,所以在紫夫人面前异常恭敬,而紫姬见了她也还要先装扮好自己,然后两人客气来客气去,相互推崇又相互忌惮。
明石有福祉,福在及时生了个女儿。不是没用的庶出的儿子,而是个女儿——姑娘的用处就是能送进宫去讨未来皇帝欢心,外戚就可掌权——这比生个就会沾花惹草的儿子有用多了。
相比紫姬看着一院子女人别扭到“非暴力不合作”,明石的硬气只在须磨时二人世界展现,让光源氏隐隐觉得她颇有凛然之风。漫画里源氏说:“明石姬,如果我先遇上你,恐怕最爱的就是你!”唔,原来你也知道,这才是真正能管你的女人。而悲哀的是,给接来六条院真真切切看到一窝女人时候,明石心早冷了,接下来她要做的是自己一步步迈向幸福与荣耀的征程。成为皇后的母亲、未来皇帝的外祖母,直到“整个六条院仿佛都是为明石夫人一人的子孙所建造的”——最妙的赢处:赢在比紫姬有福,比紫姬命长。

到这里,其实源氏半生追求过的女子都算是完结了,到底谁在他心中是第一,各自粉丝各自说法。这些女人有活得不甘的,有活得无趣的,有精彩纷呈的,有浑浑噩噩的……各人各缘法,若真要看幸福指数那估计是没出家的几位比较逍遥自在。
而具体到底谁在他心中是唯一,这个问题困扰了多少“源学家”啊XD
有说就是紫姬的,有说始终是藤壶的,有说是脑补空想的,也有人说是根本没有的。
咱也不知道谁说的对谁说的错。

但按照咱的看法,源氏喜欢的女人至少要有以下几点:
①容貌绝顶上等
符合:藤壶、紫姬、胧月夜、明石姬
②最好要像藤壶
符合:藤壶、紫姬
③平和无争不善妒(不管是明妒暗妒)
符合:明石姬、夕颜、末摘花、花散里
④高贵又多才
符合:藤壶、紫姬、六条妃子、葵姬(这里明石身份低了,略逊一等)
⑤品格作风正气专一
符合:葵姬、紫姬、明石姬、末摘花、花散里(在光源氏眼里藤壶估计也算。只准跟自己偷情的不叫淫荡,自己老婆跟别人就是奇耻大辱?)
⑥能够主动发自肺腑爱慕他(这一点相当重要,简直就是恋母病患者必需)
符合:以上全员(也许要除了一开始的葵姬,所以她身为第一任正妻却很长时间不得宠)

10.三公主。
最怜女三宫。
形象最为薄弱,入院最晚,就是这么住进来的原因也很啼笑皆非。她那原本当皇帝的老爹跑去做和尚了,照顾不了她,所以要紧找个风流倜傥的接管自家女儿。
而找的这个风流郎君,不是什么翩翩少年,而是可以当三公主父亲的源氏(本来就是亲叔叔啊OTL)昏了头的朱雀帝啊,亏得你还是光源氏他情敌呢哪有这种时候送自己女儿上门的?!
依我想象,三公主就这么听话来了,反正是老爹那住不下去那就换个地方来叔叔这住,反正一样是过日子在哪里过不都是一样?
三公主还是个孩子,跟六条院里妻妾成群惯了的一群女人格格不入。
一群由紫姬统帅着平日里安分守己的女人们,突然有一天,一个还不通人事的稚嫩少女就搬进最尊贵的北院成了这一群明里和气暗里死斗女人们的最高领导人。
我不相信有哪位夫人会心甘情愿服气,而其中最不服气的,当然是紫姬。她争了一辈子维持了一辈子的最高宠爱摇摇欲坠着,而唯一能让她吃下定心丸的院子这时候属于了别的女人。
曾经的萝莉只有死路一条了,至今还萝莉着的还没开始就是一条死路——一群将讨好男人作为毕生己任且精通于此各有所长的女人跟一个只要干好自己的事情(说穿了就是吃好睡好玩好)就感到快乐的小女孩相斗,谁死得早一点?
三公主让源氏第一眼见着了就失望,理由很简单,她基本不符合我列出的六原则。
不够美得目,不像藤壶,虽然高贵但是才气平庸,后来又与人有染,虽谈不上有妒忌心但那根本是因为她不爱源氏——她还不懂什么叫爱。这一点真是太重要了,三公主犯了个跟葵上当年一样的错误。光源氏在追求女人的时候固然会欣赏坚贞不屈一类,但是你作为她的妻子既定事实了,就一定要欲拒还迎富有情趣。这点真是糟糕透顶。
来补一段三公主具体姿容

源氏向三公主窥看,但见她比别人娇小可爱,似觉只看见衣裳。此人缺乏艳丽之相,只觉高贵秀美,好比二月中旬的新柳,略展鹅黄,而柔弱不胜莺飞。她身穿一件白面红里的常礼服,头发从左右两旁挂向前面,很象青青的柳丝。这正是高贵无比的公主模样。


但是三公主肯定不丑,说不定脸蛋颇为精致可爱,想象上去应该是个人偶娃娃一般。没有生气的娃娃当然眼神空洞言语无味,紫式部将这归为稚气未脱总是长不大,我忖度这或许是这公主天生无口大萌神?

让我们想象一下,一个没有一般女子脂粉气,对穿衣打扮、配饰香都漠不关心的小萝莉,平日的爱好是专注干自己的事情(包括逗猫)其实是怎样一个可能性。鉴于那个时代没有什么数理化计算机咱们公主爱的也不是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她老爹又是个和尚——公主不可能去接触些下等人的娱乐物,而又不专注于贵族间的诗来歌去你琴吾瑟那一套,结论就很明显了:
三公主很可能是个世外作品爱好者!不仅仅是佛经,也有可能是志怪异谈之类阴阳道。也许假以时日,她的小脑袋也会给“天人五衰、尸解仙、羽化登仙”之流的神棍词汇填满;而她那看似无神的眼睛这时候会泛出奇异的光彩,熠熠生辉;她那看起来冷漠木然毫无表情的容颜正适合在微妙时刻绽放出诡异却勾人心魄的笑容~(此人已完全魍魉化了|||)
如此假设,却出现了光华公子引以为豪的后宫收藏品里怎么也及不上稀世珍品!

想起初中时候念《隋唐演义》时见到袁紫烟的惊艳:

尚有一个美人,也不作诗,又不写字,不歌不舞,立在半边。炀帝将他仔细一看,只见那女子:
貌风流而品异,神清俊而骨奇。
不屑人间脂粉,翩翩别有丰姿。
炀帝忙问道:“你叫甚名字?别人献诗献画,争娇竞宠,你却为何不言不语,
立在半边?”那美人不慌不忙,走近前来答道:“妾姓袁,江西贵溪人,小字叫做
紫烟。自入宫来,从未一睹天颜,今蒙采选,故敢冒死上请。”炀帝道:“你既来见朕,定有一技之长,何不当筵献上?”紫烟道:“妾虽有微能,却非艳舞娇歌,可以娱人耳目。”炀帝道:“既非歌舞,又是何能?”袁紫烟道:“妾自幼好览玄像,故一切女工尽皆弃去。今别无他长,只能观星望气,识五行之消息,察国家之运数。”

不一样的美人,与众不同的美人,完全有挖掘性,完全有可能,只可惜光源氏过了最积极的养成期。
最先和最后两个萝莉是完全不同的:紫姬没有人教导也独自散发光辉,初次见面的时候一个人也能自娱自乐玩皮球,而光源氏的父兄式细心教导更是让她成长为所谓完美女性;而三公主则是给一群人伺候着簇拥着兀自没有什么特别趣味可言,却唯独最后出了家剪了发让源氏赞叹别有风致,这样的佳品给白白浪费,谁的错?

只能怪光源氏有资本买了藏着,却没眼光鉴赏,保养护理功夫更是一塌糊涂。
是珠宝到他手里都是蒙尘的,他还是早死早超生吧。
这些不是他的后宫。
↓↓↓

槿姬。
槿姬是未发生状态的葵姬。
桃园式部卿亲王的嫡女,曾经的贺茂斋院。
比源氏年长,或许还更清楚这俊美的堂弟的真脾气。
所以她跟他书信来往,为他调制方,暗恋他,但是直到他30多岁再次来向她求婚,她也没有答应。
这样的女子肯定是有真智慧的。所谓的智,熏陶出美。
这个时候绝世容颜就显得俗气,在我印象里,或者说是我的妄想中,槿姬是个中上姿色的年长女子。很早便出家,却未给青灯古佛抹去风流气。
多少年以后,还是那朵朝颜花。
我喜欢朝颜这个名字,听着就觉得朝气勃发。若是槿姬生在现代,也许会提一手提箱轻装世界旅游,像...三毛?
她是真正意义上容不了与人共事一夫的,仿佛现代女子。我喜欢她。

空蝉。
其实这也是我一直忽略着的女子,跟槿姬一般一生都在拒绝源氏的女子。
起初只是单纯觉得自己已婚不能自毁名节,对光源氏一再拒绝。偏偏放荡子也知道崇尚坚贞,这个时候也知道又敬又佩了?!
咱是不主张用贞洁观作为标准来判断这群婚姻无法自由婚后更无法自由的女子,空蝉的高洁也是建立在当时人的道观——更多是紫式部的道上。我只觉得她太苦了,太平庸了,最后做尼姑太冤了……
当然,从更势利的角度来看,比她美貌数倍的女子们尚且在万艳同悲呢,更何况是仅中人之姿的空蝉?

玉鬘。
玉鬘活得很窝囊。
头中将跟夕颜的女儿,名分没保障;
光源氏半调戏半抚养中长大,生活没保障;
虽有追慕者万千却终难觅良缘,婚姻没保障——到底算是福薄,不是什么良婿又是当小妾的命;
玉鬘也知足,虽有怀念,也知道六条院不是久留地,这般怕是最好。
吾对这女子也是属于没想法,只觉得她还是稍许有头脑(多亏了头中将遗传。。。夕颜的话估计只能传下来脑残。。。)不是空长个脸蛋。
当然,命运没坚定地站在她这一边倒是真的。

COMMENT

你太油菜了
而且太有耐心了
PFPF

2009.01.17 | URL | 某月 #- [ 編集 ]

吐糟是有精力的写论文了就见光死了。。。
吾发现自己不能再宅下去了orz

2009.01.19 | URL | 侑子 #- [ 編集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  | HOME |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