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粽子节交粽子文TOP > 未分類 > 粽子节交粽子文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6.08

粽子节交粽子文

月下



本文为应和粽子的雨月角色文
【雨月·银朱中心】美人之槛
http://hi.baidu.com/huanjueguaili/blog/item/67c254caeb8e2183c817684d.html





【雨月·真朱中心】姬巫女


旧日恩情重
往来密如梭
安能今返昔
欢叙似当初


[ 真朱 。

我的名字,叫作真朱。
永远都不用长大的真朱。
我有,好多、好多个,银朱。



[ 银朱 。

那些叫作银朱,都是群由些老巫女带来的人。
我总算漫不经心抬头看一眼,又低头继续拨弄手里的球儿。前一个他或是她去了哪里,是再也忍受不住此间的孤寂与苦闷而逃离,还是只因身为脆弱的人类就这么死去,我一点都不关心。
我不关心,那群毕恭毕敬听着我哭诉梦中事的人。
我呀,连自己曾经做过怎样的梦都忘记了,怎么还会记得这些人?



[ 哥哥 。

不同的是,那天的世界是一片透明的浑浊色。
我这一望,看到了不一样的眼神,包含着充满渴望的明亮与恣睢。
第一次看到,这种半明半暗的颜色,在这个人的眼睛里,夹杂着灰色的鸟翻飞的影子一闪而过。
此刻,有巨大的风声呼啸而过,贯穿我的身体。我眯起眼睛,近距离观察他,想看看他,到底会怎样反应,面对我这个真正的神之子。
与我的想象如出一辙。
他的举手投足也是小心翼翼的。他的指甲整齐,手指白皙有力。但他却对我微笑,神情如同欢迎远游归家的孩子。
喜悦一下子充盈了我的胸口,我扑向他,我用亲吻做见面礼。他迟疑着用手揽住我的腰。
我给了他一个露出牙齿的微笑。
他抱住我:“从今天开始,你叫我哥哥吧。”



[ 鹤梅 。

她是跟着哥哥一起来的巫女里,最年轻的一个,最好看的一个,也是最凶的一个。
我总喜欢轻快地从她身边经过,故意让裙的下摆滑过地面,发出沙沙的声响。然后一跃,就稳稳地扑到哥哥的怀里。
这时候的她,就会虎起脸瞪着眼睛吼哥哥,说些我不明白的词汇。不合礼仪啦,不符公主大人身份啦,阴阳寮啦等等。但我也知道,她有真心服侍我的哥哥,把哥哥当作姬巫女来敬重。姬巫女啊,我不屑告诉她我才是,我一点都不在乎,有些时候我也自己会忘记我才是。
我枕着哥哥的膝当抱枕,嫌她啰嗦的时候就扮个鬼脸。哥哥在我身后望着我,微微有些紧张,身体前倾,十指交叉在一起。鹤梅的吼声就又高昂起来,还会动手来试图将我从哥哥身边扯开。
哥哥无奈笑笑:“真朱,时候不早了哦。”
撇嘴,好吧,哥哥这么说了,就不跟你计较。
我故意摆出一个圆舞曲的姿势,转过身向她行屈膝礼。看她长长的睫毛扬成一个弧度,嘴角又抽搐着开始咧起,我就会笑着回过头消失在房门后。
掩上门的一刹那,我分明看见她盘着腿坐着,关切地看哥哥的那双眼睛,白分明,眼波流转。
我看着她光滑洁白的面庞和轮廓分明的肩线,如同看着另一个自己。



[ 梵天 。

直到我发现哥哥做的点心每次都会留下一块为止,我依然对他的一切一无所知。我不知道他的姓名和年龄。不知道那个之后会有梵天称号的妖,是谁。
我只知道,想起他的时候哥哥会微笑着轻轻点头,知道他也爱吃哥哥的手制糕点。我知道他偷偷又肆无忌惮地闯进结界,知道他跟哥哥会在那棵大树下执棋谈笑。
他们间不会有属于我的位置。
人贵有自知之明。
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香甜的带有旖旎味的香气,模糊我的视线,影响我的思考。



[ 白绿 。

我抬头,顺着视线向上走的时候,发现了他,抑或是他发现了我。我无从得知。
树枝上坐着一个颇为粗鲁的男子,含笑着的神情又颇为有趣。阳光落在他的发稍上像火一样烧起来。
他有一双漂亮的眼睛。我直视他的时候他也向我行注目礼,下颚微微仰起,瞳孔在光线的照射下反射出光芒,给我一种晕眩感。恍惚中他的影子被拉得很长,与我想象中的梵天重合在一起。
为什么他的眼神令我想起了另一个男人?
为什么我会想起他呢?



[ 劫 。

“你又来了呢,哦~你果然是他的妹妹。”
鲜血沾满了我的手,沾满了哥哥全身。
帝天啊,我问你,这个时候绝望,还有什么用?
“我快要死了哦。”他凑近我的脸,苍白的皮肤下透出静脉的浅青颜色。我从他深邃的瞳孔中看见自己的倒影,“梵天要死了哦,所以,一定要拉‘晓天’来作垫背呢。对吧,姬巫女大人?”他的嘴角泛出微笑。我哭花了脸。
可是同时,我也怜悯着他印刻着岁月痕迹的面庞,这张脸就像是已经不起注视的黄昏花,仿佛让我看着看着就会落了。我不一样。我有永不衰老的神采。梵天的时间飞驰而去,我的时间却停滞不前。
为什么,帝天?
为什么,如此不公平?
为什么要将我的时间,被那些名为银朱的哥哥姐姐们带走?
大雨倾盆下来,这样的坏天气持续了很久、很久。



[ 梦魇 。

从此我陷入梦境。我每每闭上眼就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我梦见另一个名为梵天的男人的背影。
他的表情坚定,五官棱角分明。他站在高处轻蔑地看我的神社,然后转身离开的姿势如同慢镜头播放的旧电影,定格连续。他长长的飞扬的发,转身的时候伴随有呼啸的风声,突然四周背景模糊不清。
他在看谁?想要看谁?看哥哥么?为什么不进来?哼!再没有脸进来了么?
哥哥的嘴唇苍白,痛苦呻吟,眼神露出恐怖。哥哥的体温越来越冷,他抓着我的手,嘴唇一张一闭。我努力想分辨出他说的话,想让我不要再哭?想告诉我这是他身为银朱的使命?还是,想跟我说说那个梵天的事呢?
于是我睁开眼睛。
突然所有的场景都消失了,灰飞烟灭,烟消云散,只有模糊的暗红色印象根深蒂固地留在我的脑海里。
帝天啊,我向你起誓,我永不原谅那名为梵天的妖,那两只妖。



[ 选择 。

我站在房门口看着他。哥哥闪烁不定的眼神像跳跃的火焰。
我忍着眼泪问他:“你已经作出选择了,是吗?”
他关上门的时候我没有抬起头。我没有最后看一眼他的背影。他与我擦肩而过,呼吸沉重。
他离开的姿势与我的想象逐渐重叠,有窒息感迎面而来。
哥哥决意去见帝天之前,给我留好多花,白玫瑰或是娇小的雏菊。我没有说过我喜欢这些花朵。我把它们摆得到处都是,然后看着它们一天天枯萎下去。



[ 帝天 。

他站在静止的烛光下,四周的空气呈现出一种凝固的状态。我与他四目相望。
我低眉含笑,眼睛里有凛冽的光芒:“帝天,我多久没看见你了?或是说,我从没见过你?”
帝天冷笑看着哥哥。
哥哥倒在廊下,向着我的方向,想再触碰我一下,却停滞不前。他依然淡定含笑着的眼眸里反射出光芒,一次次刺痛我。
他伸出手,我眼里的他五官模糊不清,他却依然坚定,呼唤着我的名字。
我向他走近。我抓住他的手握紧。他突然揽过我的肩膀,发出轻微的叹息声:“真朱,我不能再保护你了呢,真朱。”
我贪婪地吮吸着他身上的气味,将我的体温和他的体温融合在一起。
然后他的眼神一点一点的黯淡下去,瞳孔沉重哀伤,伤口开始流出鲜血。
我的世界变成暗红色。他的殷红不断涌出,腥味弥漫整个神社。



[ 杀 。

我再次回忆起熟悉的梦魇。这一次,我睁大眼睛,不想让它轻易消失不见。
哥哥无力地躺在我的怀里,嘴唇一张一闭。我终于看清他说了什么。
他说,就差了一点呢,梵天。
我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回忆如同退潮般涌来。
我的哥哥被梵天夺走了,我的哥哥被梵天诅咒了,我的哥哥又要因梵天而被杀死了。
我发过誓了,我绝不原谅梵天。
“帝天,杀了他吧。杀了哥哥。”我哭着从花瓶里抽出哥哥送的花,把花瓣撕扯在地上。
一朵,两朵。
我杀死了哥哥。
我为什么要原谅。我怎么能够原谅。我怎么可以原谅。
梵天,把哥哥还我。然后,让我杀了你。



[ 姬巫女 。

“哥哥,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我吻了哥哥冰冷的唇瓣。他躺在地上,睡得很深沉。并且永远不会醒来。
“帝天,再给我一个银朱。我要天网注定,让这个银朱,杀了梵天。”
帝天笑笑:“告天一定很乐意帮你这忙的。”
我也朝他微笑:“谢谢啊。”
然后低头拨弄我的球儿,唱我的歌谣:
“我的名字,叫作真朱。
永远都不用长大的真朱。
我有,好多、好多个,银朱。
我还有一个哥哥,永远和我在一起。”
唱着笑着,哥哥就睡在地上,睡在我的身边。



[ 雨月 。

翩然间,又过春秋。
旧日恩情重,往来密如梭。安能今返昔,欢叙似当初。

真朱-#38134;朱#38134;朱-真朱
[后记。

我说粽子,咱没写一点银朱妹控,没写一点梵天loli控,还居然真写了梵银CP
——你该满足了吧?!

COMMENT

端午快乐~今天一个寝室出去结果貌似吃得太high都坏了肚子

2008.06.08 | URL | 三 #- [ 編集 ]

他喵的你果然是故意的啊。。。。打倒你个萝莉控!居然就拿这个题目来交我!= =

2008.06.08 | URL | 洛洛 #- [ 編集 ]

不行……動畫俺好久沒看了……
反省反省……囧
最近有把漫畫單行收齊……不過剛看到第5卷……囧
文……俺好久沒寫過了……遠目
JJ乃太有愛了……~~

2008.06.14 | URL | 小7 #xCC9PF2I [ 編集 ]

>>>三
粽子是糯米的,不容易消化,要适时适量吃最好哦。

>>>洛洛
我没写妹控只写兄控这够对得起你了~

>>>小7
好久不见XD(是我好久不出现了|||
这不是爱,我对雨月感觉一般,我这文是被逼被催的=3=
最近好忙,也落了好多动画的,要去补完了。

2008.06.15 | URL | 侑子 #- [ 編集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  | HOME |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